Google创始人拉里-佩奇写于2004年的股东年报

by 紫雨老师 on 八月 18, 2007 · 

in 网络创业文章转载

(谷歌黑板报作者译自 Google全球网站,Google创始人拉里-佩奇写于2004年)

Google(谷歌)不是一家传统型公司.我们也不打算成为一家这样的公司.在谷歌还是一家私人持有的公司的时候,贯穿其演进过程的是我们用一种不同的方式管理着这家公司.
我们特别强调一种充满创造力和挑战性的氛围,它帮助我们向全球各地的用户提供客观的、精确而且免费获取的信息.

现在到了公司公开上市的时候.这一变化将给我们的员工、我们现有和未来的股东、我们的客户,特别是谷歌用户带来重要的利益.

但是,公开上市后的标准化结构或许会危及公司的独立性和我们一直强调的客观性,它对于谷歌过去的成功是至关重要的,而且我们相信它对于谷歌的未来发展也是必不可缺的.因此,我们采纳了这样一种企业结构,意在保护谷歌的创新能力,同时保持它最与众不同的特色.

我们坚信它最终将惠及谷歌和它的新老股东.谷歌希望能够清晰地阐释我们的计划及其背后的理念和价值,并高兴地看到,您正在考虑投资于谷歌,并正在阅读这封信.

以后每年的年度报告中,布林和我都将给您写这样一封信.我们将轮流写信,这样您就可以直接听到我们的想法.我们请求您把这封信与招股说明书的其余部分结合起来阅读.

服务于最终用户

布林和我成立谷歌是因为我们相信我们能够为世界提供一个很重要的服务 - 快捷的为用户提供覆盖更广泛领域的相关信息.为我们的最终用户服务始终在我们心里的最深处,而且永远是我们首要的任务.

我们的目标是是研发这样的服务,它能显著地改善最大多数人们的生活质量.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们或许会做一些在我们看来可以对世界产生某种积极影响的事情,即便它们在近期内的财务回报并不明显.

例如,我们支持 90 多种语言,而且绝大部分服务都是免费的,这样可以让尽可能多的人获得我们的服务.广告是我们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但我们提供的广告是相关并且有用的,不会侵扰和冒犯用户.谷歌努力向用户提供优质的商业信息.

我们以自己的产品为骄傲,并希望未来将要开发的产品能够给这个世界带来更加积极的影响.

关注长期

作为一家私营公司,我们向来注重长期的发展,而这也很符合我们的利益.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我们将依然如故.在我们看来,外界的压力十之八九会诱使企业牺牲长期发展机遇而单纯地满足当前季度的市场预期.

有时这种压力甚至导致企业操纵财务业绩,为了“让这个季度的财报好看一些”.用股神巴菲特的话说:“我们不会’粉饰’季度或者年度业绩:如果收益数字达到总部时捉襟见肘,那么它们出现在股东面前时应该同样地捉襟见肘.”

如果机遇出现,它虽然可能导致牺牲短期业绩,但最符合股东的长期利益,我们就会抓住那些机遇.我们有足够的毅力这样做.我们也请求我们的股东们把眼光放得长远一些.

您或许会问:“长期”到底有多长?我们通常期望项目在一到两年内就能取得某些的效益或进展.但是,我们试图尽最大可能往远处看.尽管业务和技术环境迅速变化,在做出当前决定时仍试图将未来三至五年内的情况考虑在内.

谷歌力争使公司在未来很多年间的总体利益实现最大化.但是,虽然坚定地倡导这项战略,但也很难准确预测今后许多年间的技术发展前景.

许多企业面临着使自己的收益与分析师预测水平相符的压力.因此,它们常常接受较少且容易预测的收益,而不是更大但不易预测的回报.布林和我都认为这是有害的,而且我们打算朝着相反的方向努力.

谷 歌有充足的资金来支持我们的业务,并且通过运营产生了更多的现金流.这在负担成本方面有了一定的灵活性,利用这些机遇,并实现长期收益的最优化.例如,我 们对公司的广告系统进行了多项改进,同时在两个方向上对收入施加积极影响.涉及的领域包括最终用户的相关度和满意度、广告主的满意度、合作伙伴的需要和目 标锁定技术等.

如有需要,将立即做出改进,决不拖延 - 即便是拖延做或许能让财务业绩显得更加光鲜.谷歌向您郑重承诺:迅速地执行决策,实现长期价值而不是让季度业绩变得更容易预测.

我 们关注长期的做法也是存在风险的.市场或许难以评估长期价值,这样也有可能削弱了公司的价值.我们关注长期的做法或许根本就是一种错误的业务战略,而竞争 对手恰恰由于其短期战术而获得了回报,并且实现了较强的业绩成长.作为潜在投资者,您应当考虑与我们关注长期的做法相关的风险.

我们业务决策的出发点将是公司及其股东的长远福利而非基于会计核算的标准.

虽然我们也讨论自身业务的长期趋势,但不打算提供传统意义上的收益指南.谷歌不能在一个狭窄的范围内预测我们每个季度的业务发展情况.我们认识到,我们的职责在于增进股东的利益,而且我们相信,人为地制造某些短期目标数字的做法并不符合股东的利益.

希望大家不要请求我们进行这样的预测,而且即便有人这样请求,谷歌也将有礼貌地回绝.一个被各种短期目标所困扰的管理团队,就像节食减肥者每半个小时称一次体重一样,毫无意义.

风险 VS. 长期回报

谷歌的业务环境迅速地变化着,并且需要长期投资.我们会毫不迟疑地在前景可观的新机遇上投入重资.

谷歌不会出于短期收益压力而规避高风险、高回报的项目.过去我们已经有一部分这样的投资进展的相当不错,当然也有一些尚未看到回报或者不尽如人意.由于我们认识到,开展此类项目是公司长期成功的关键,所以仍将继续探寻.

假如一个项目有 10% 的机会去实现总额为 10 亿美元的长期收益,那么我们将会为其提供资金.所以如果在仍很有争议甚至是奇怪的领域,或者与当前业务相去甚远的领域投入少量资金,请不要感到惊讶.

虽然可能不能以“回报/风险比率”等方式对将要承担的风险水平加以量化,我们仍将接纳当前业务范围之外的项目,特别是那些与当前业务相比,初始投资要求相对较低的项目.

谷歌鼓励公司员工在他们各自的常规项目以外,拿出 20% 的时间从事那些他们认为将会使谷歌极大受益的项目.这一措施使他们充满了创意和创新.谷歌的许多重大技术进步都是源自其中.

例如,AdSense for Content 和谷歌新闻这两种产品的原型都是“20%时间”的产物.最具风险性的项目即便失败了,常常也能让我们学到一些东西.其他的项目获得了成功,并且转化成了很有吸引力的业务.

寻求长期价值最大化的过程中,由于一些新项目的可能亏损及另一些项目的可能盈利,我们会有季度间波动的情况产生.谷歌也希望将来能够更好地对风险和和回报水平进行量化,用作您的投资参考,但是这确实非常困难.

尽管一些风险性的项目让我们兴奋不已,但我们仍期望将大部分资源改善谷歌的主营业务(目前是搜索和广告).绝大多数员工都自然地倾向于核心领域内的持续改善,所以这个过程也将是十分自然的.

{ 0 comments… add one now }

Leave a Comment

Previous post:

Next post: